草原孩子的优质教育梦实现了——肃南裕固族自治县
发布日期:2018-10-11

草原孩子的优质教育梦实现了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全面改善义务教育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见闻

□ 记者 赵海峰 特约记者 赵国栋

四月的祁连山依旧白雪皑皑,主峰北麓的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境内,大片的草原泛出新绿,渐渐回暖的气温提醒着人们,春天来了。肃南县的各所学校、各住宅小区已停止供暖,可师生、家长因为教育上的大变化,心里依旧暖意融融。

翻开肃南教育的发展历程,在肃南教育人的不懈努力下,全县教育从解放初草原上星星点点的蒙古包“学生房”,到今天屹立在各学区整洁大方、富有民族特色的校园建筑;从以前骑马翻山越岭去扫盲,露天草地加一块黑板的简陋教室,到今天千兆光纤通到全县每一所学校,网络服务平台促进教师交流……这个马背上的小县城办“教育强县”的目标正在一步步实现,这里的学生享受优质教育的梦已经实现了。

时隔三年,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感受肃南教育的巨变、师生的幸福。

A学生实现了“草原梦”

裕固族民歌里唱到:“是雄鹰就要翱翔蓝天,是骏马就要驰骋草原。”奥萨拉从小就认为自己是骏马一样的男子,一定要去草原驰骋一回。奈何父母忙于工作,这个裕固族男孩却从未去过草原。

2015年,奥萨拉在肃南县红湾小学读三年级,他的草原梦在校园里实现了。

这还得从2014年肃南县实施“全面改薄”项目说起。

2014年7月,作为肃南县城唯一一所小学,通过“全面改薄”项目,第一个铺上了塑胶跑道、人造草坪足球场。铺设前期,为了学生的安全着想,肃南县在招标时十分注重材料的环保,从塑胶的材质、粘胶的成分都严格把关。

2015年秋季开学,漂亮的活动场刚刚建好,奥萨拉便和他的伙伴们美美地过了把瘾。

九月的肃南阳光并不温柔,奥萨拉和小伙伴们排成一队,张开双臂,从球场的这头跑到那头,汗水顺着两颊滑落,却不想擦去。几个小伙伴在柔软的草坪上追逐嬉戏,一不小心,就在草坪上摔作一团,大家却笑得更厉害了……

夕阳西下,大家玩累了,四仰八叉地躺在草坪上,余晖给草坪镀上一层金色,也照得男孩子们的轮廓模糊了一些。

奥萨拉这才感觉脸颊有点黏黏痒痒的感觉,用手一摸,原来是一丝草皮粘到了脸上,他随意抹了抹,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此时,小伙伴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起第二天要不要带足球来踢个“友谊赛”,奥萨拉却安静下来,感受风的温柔,感受身下的“草原”,仿佛还能闻到青草的清香……他悠悠地哼着:“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确,是“改薄”让他和“草原”的约定成真了。

采访中,奥萨拉实现了“草原梦”只是肃南县义务教育阶段学子对“全面改薄”所带来益处的最深切体现。实施“全面改薄”项目,肃南县首先将目光聚焦到校园的硬件设施建设上。

肃南县教体局局长安维武说:“学生们先要有好的学习环境,才能踏实地好好学习,让学生们学好,更要让他们有健康的体魄。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在全县所有学校都铺设了环保的塑胶跑道和人造草坪足球场。”

据了解,2017年肃南县教体局认真贯彻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确定了在全县中小学“全面消除煤灶茶炉、村小旱厕”这一目标,列入2017年“改薄”项目中重点实施。截至目前,共投资83万元,将全县中小学校不符合环保要求的煤灶和燃煤锅炉统一改造为电灶和太阳能热水器。本着节能环保的原则,添置太阳能淋浴设施、饮水机供应等设施设备,提升寄宿制学生的生活水平;投入近300万元,建成农牧村中小学水冲式卫生厕所,全面消除学校旱厕。

截至2017年底,肃南县“全面改薄”项目共投资2760万元,其中落实中央投资1081万元,省级投资908万元,县级配套投资771万元。完成校舍建设项目7个,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完成运动场建设6个,建设面积45560平方米;完成11个学校设施设备购置项目189个,购置金额1208万元;校舍建设项目完成五年规划的80.79%;设施设备购置完成五年规划的211%。全县11所学校,其中寄宿制学校8所,20条基本办学条件底线要求全部达标。

B 650公里的“连通梦”

3月29日是个星期四,肃南县明花学校教师张学文至今仍记得十分清楚。

早晨6点,在教师周转房宿舍里,张学文睡了个自然醒。透过窗户看出去,外面天气不错,张学文决定去新建的操场上跑几圈。

20分钟后,带着一身汗水和热情,张学文投入到一年级的数学教学中。一节课结束,汗消了不少。虽然快到4月,可肃南县明花地区的气温依旧不高。趁着第二节课的空档,他忙去宿舍取了一件运动衫套上。

还没回到办公室,张学文就接到了学校教导主任的电话,让他一下子出了一身冷汗——教体局学区责任督学、学校责任督学、县小学数学网络教研室兼职教研员10分钟后要通过“网络推门”听他的课。张学文需要带着三年级学生,去学校新建的录播教室上一节数学课,同时段全县老师、教体局工作人员都能通过摄像头看到他的这节常态课。

怎么办?本想讲一节练习课的张学文临时改成了讲新内容。紧张的张学文心里嘀咕着:学生没预习,课堂效果肯定不好,自己只能从教学形式、语言上努力给大家留下个好印象,可低头看看,面对听课的严肃场合,自己竟然还穿着运动衫,刚刚建立的自信立马减了一大半……

40分钟课程结束,张学文又气又恼,气的是自己面对网络直播课堂穿得太随便,恼的是自己没按计划走,教学效果很不理想。

那天过后,张学文反复思考,下定决心以后每节课都要按网络直播推门听课的标准来备课。“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准没错。”张学文说着,一边抬手做起“招牌动作”——咬指甲,一边陷入了思考……

张学文是肃南县第一个通过信息化设备被“推门听课”的老师。而这种网络式的“推门听课”正是基于肃南县“全面改薄”项目在信息化建设方面下的大功夫——肃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

“这个平台最大的好处是,在平台上,老师们可以通过网络在线上课,其他老师也能在线听直播课。我们希望多开展这样的‘推门听课’活动,了解老师们最真实、常态的上课状态,以便找到其中的问题,并及时解决。其实,这也是对老师的一种帮助。”说这话的是肃南县红湾小学数学教师杜春华,他是肃南县小学数学网络教研室的兼职教研员。

借助信息化,肃南县成立了4个不同学科的网络教研室,同学科的老师们能通过网络实现面对面沟通、交流。

其实,这个现在看似常态化,不同学校的教师教研交流活动,在去年以前还是老师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肃南县东西线最长距离有650公里,学校布局分散。其中,近一些的学校来需要两个多小时车程,最远的学校到肃南县城需要走一天。

广袤的草原、绵延的戈壁、巍峨的祁连山所构成的这650公里,让老师们之间的学习交流变得异常艰难。有时,一年甚至两三年,一些老师才能来县城学校交流学习一次。

“一些学校同学科的老师就两三个,本校老师很难把教研活动搞起来,这就成了老师们的‘心病’,出去交流学习一次要两三个星期,必定会耽误学生上课。”说这话的是肃南县教体局副局长安吉刚,从他皱起的眉头就能看出来,这也是肃南教育人的“心病”。

如何实现这650公里上各个学校老师的教育“连通梦”?“全面改薄”带来了答案。

安维武介绍说,老师们没办法面对面沟通交流,搭建网络互动交流平台就能解决这一问题。可各学校的网络宽带不足以实施即时互动,怎么办?肃南县专门为各个学校之间架起了“快车道”——通上了千兆光纤,县域局域网建成了,各学校的实时网速能达到百兆。

通过高速网络传输,再充分利用“改薄”项目建成的录播教室,肃南县设立的网络教研组的活动开展得十分顺利。

开展教研活动时,教研组定好时间,组内的老师们通过录播教室的大屏幕和数个摄像头,就能和其他学校的老师们面对面开展内容丰富的教研交流活动。

得益于“全面改薄”项目,肃南县教师交流、学习的“连通梦”终于实现了!

C 体艺课堂的“民族梦”

张丽不是肃南人,也不是裕固族人,却成了肃南县传播民族文化的“名人”,这还得从她和肃南的缘分说起。

2012年从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美术专业毕业后,张丽便铁了心要来肃南,因为心爱的人在这里。为了守住这份爱,她通过招考,成了肃南县康乐明德学校的一名美术老师。

在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张丽渐渐爱上了肃南,更爱上了这里的文化,她常常将民族文化潜移默化地融入到教学中。

画简单的裕固族传统服饰、教学生制作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都成了张丽美术课的一大特色,她也在不知不觉间挑起了传承民族文化的担子。

随着信息化技术在教学中的不断应用,肃南教育人也开始将民族文化和信息技术结合起来进行新的尝试。

县教体局决定,通过CCtalk直播平台,在康乐明德学校开展裕固族双语美术教学直播活动。张丽是汉语美术教师,学校还专门选配一名裕固语专任教师艾春梅,希望两人合作讲一堂富有民族特色的美术课。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2017年4月28日,两人的“裕固娃双语直播”节目就在CCtalk直播平台上正式与观众见面了。

一时间,全县教育系统都看到了她们的直播,全国也有3000多人,一同在线观看这次直播。直播后,张丽也成了肃南县的“网红”。

如果说张丽是用画笔传承民族文化,那魏燕就是用音乐在传承。

和张丽一样,魏燕也不是肃南人,更不是裕固族人,但她负责的红湾学校童声合唱团,却让肃南百姓乃至全国的人民都印象深刻。

每周二下午4点半,是红湾小学的社团活动时间,每到此时,校园外总会有不少驻足的家长,不为别的,只为听一听那清澈、悦耳的裕固族民歌童声合唱。

合唱团学生们用来练习的教室及乐器,都是“全面改薄”项目配备的。“以前裕固族歌曲只能口口相传,我们现在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让学生们爱上裕固族歌曲,我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值得的。”魏燕说。

甘肃独有的少数民族——裕固族,在这个民族文化独树一帜、天然牧场风光旖旎、多民族聚居和睦相处的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传承民族文化,始终是肃南教育人的不懈追求。

安维武说:“广袤无垠的祁连草原造就了肃南教育人放眼世界的情怀,我们也希望世界能看到我们的民族文化。近年来,我们通过‘全面改薄’项目,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弘扬我们的民族文化。”

在学校,丰富多彩的体艺活动中渗透着民族文化,学生们可以在活动中了解自己的家乡、了解民族的文化;县教体局积极引导各学校开设裕固语言课程,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有涉及,让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本民族的语言。

肃南县从突出办学特色的角度出发,建立一批裕固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示范校,在学校开设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特长班,聘请非遗项目传承人授课或开展传统技艺培训活动,使学生通过学习掌握其技能和文化,从而达到传承与保护裕固族传统文化的功能。

安维武认为,民族文化的认同感是文化主体在共同的社会实践中对某种文化意识在心理上达成的共识。裕固族传统文化的根在社会、在乡土,根植于群众和社区。

基于这样的认识,安维武引导全县学校组织学生积极参与社区文艺会演、生产劳动、社会调查等社会实践活动,增强学生的社会经验和民族文化知识,提高学生对社会环境和民族文化的适应能力。

现在,通过“全面改薄”项目,肃南县的所有学校在传承文化方面有了更好的基础条件。

“我们办教育更有底气”

——访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教体局局长安维武

□ 记者 赵海峰

采访当天,肃南县教体局局长安维武刚刚结束了上午的会议,休息时间,他向记者介绍“全面改薄”给肃南县带来的变化,瞬间便打开了话匣子。

安维武说,在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目标20年后的今天,学校对于裕固族聚居区的青少年儿童来说,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场所,但正是这承载着年轻一代平淡庸常记忆的组织,既传承文化遗产,又传播时代观念;既发挥社会化功用,又行驶分层化职能,它平常却不平凡。

对于这样一个不平凡的“场所”,肃南县借力“改薄”的好政策,有针对性地对各个学校的硬件设施设备等方面进行了全面改善。

针对性从哪几方面体现?安维武这样举例说明。

在项目的组织规划方面,近年来,肃南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全面改薄”工作,及时成立了由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县教育、财政、发改等相关部门为成员的“全面改薄”工作领导小组,协调部署“全面改薄”工作,组织编制工作规划,研究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重大问题,加快推进“改薄”工作深入实施。各学校也相应成立了由校长任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积极配合开展各项工作。坚持“保基本、补短板、兜网底”和“缺什么、补什么”的原则,对需要重点改造和提升的薄弱学校进行全面排查,掌握基本情况,测算实际缺口,列出改造清单,形成“一校一案”建设规划。并将建设项目录入薄弱学校改造规划管理系统和双月报信息系统,及时掌握全面改薄工作动态。

尤其在教育信息化建设方面,近年来,肃南县各学校在教育技术装备及教育信息化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所有学校均实现了光纤宽带接入,实现了教育信息化全覆盖。按照国家制定的《初中理科教学仪器配备标准》《体育器材设施配备目录》《中小学音乐美术器材设施配备目录》和《国家学校体育卫生条件试行基本标准》,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基本达到国家配备最低标准。

在监督检查方面,肃南县健全考核体系,将“全面改薄”工作纳入科学发展综合考核,主要对乡镇所属学校基本建设情况、设备配备工作完成情况进行目标责任考核;落实部门责任,明确工作职责,督促财政、建设、国土等部门认真履行职责,及时协调解决存在的问题,在学校建设的资金、规划和用地等方面给予有力保障;加强监督管理,进一步建立健全资金管理制度,实行分账核算,严格按照工程进度和拨付程序下拨资金,坚决杜绝挤占、挪用、克扣、截留工程资金的情况发生。根据“全面改薄”规划,超前谋划,倒排工期,对规划、配套资金、用地等,协调乡镇及相关部门做好计划,加强对工程质量和进展的监督,保证工程按时竣工,确保按期保质完成“全面改薄”工程。

安维武说:“‘改薄’项目最大的好处应该有两方面:一方面其涉及的面广,各个学校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选购仪器设备,给学生们配备好的实验仪器、设备,这也正是我们在做的工作;另一方面,“改薄”资金大部分是省上和国家的财政拨款,这也能带动县财政对教育的大力投入,让我们办教育更有底气。”

对于“全面改薄”项目今年的目标,安维武表示,到 2018 年底,肃南县要力争使小学辍学率控制在0、初中控制在0.2%以内;大班额全部消除,教师交流比例达到12%;农村教师晋升高一级职称比例达到8%。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教育概况

  肃南县成立于1954年,是全国唯一、甘肃独有的裕固族自治县。全县有各级各类学校22所,其中县城完全中学、职教中心、六年制小学、幼儿园各1所;乡镇九年制学校5所,六年制小学4所,幼儿园9所。已建成寄宿制学校8所,占学校总数的36.3%。在校学生3645人,其中学前幼儿759人,小学生1535人,初中生697人,普通高中生280人、中等职业学校学生374人;少数民族学生2416人,占学生总数的66.28%,有教职工52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