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值”与“内涵”共进的“改薄”故事——文县
发布日期:2018-10-11

“颜值”与“内涵”共进的“改薄”故事

——文县全面改善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纪实

□ 记者 郑芃生 文/图

得益于“全面改薄”项目,文县大山深处的乡村学校像破茧的蝴蝶,彻底变了模样,学校“颜值”高了,“内涵”丰富了,吸引了大批城区学校向农村学校“取经”。 文县教育局局长侯福德高兴地说:“现如今,‘孩子你不用去远方,好学校就在你身旁’成为了当地老百姓的口头禅。”

近日,记者深入文县各个乡村学校,亲身体验“全面改薄”为每一所学校带来的巨变。

A “‘土琵琶’弹出

一条特色路”

“正月里采花无花采,二月采花花正开。三月桃花红似海,四月葡萄架上开……”

五月的文县,草长莺飞,花红柳绿。碧口镇沿江两岸镶嵌着金黄的油菜花,装点着融融的阳光,远山、村镇和漂亮的学校映在澄碧清澈的江水中相映成趣,动人心魄的夏日盛景美不胜收。

和这怡人景色相伴的还有从石鸡坝小学传来的琵琶弹唱的民间小调。弹唱之人并不是曲艺高超的民间艺人,而是石鸡坝小学二年级(2)班的学生张志豪,所弹奏的乐器是由老师和学生们一起制作的三弦“土琵琶”。

“这要搁在几年前,别说用社团活动来传承文县的地方特色,正常的教学工作都开展得很吃力。”说这话的人是学校的老教师徐社生,他见证了学校历史发展的点点滴滴。

如今有声有色的琵琶弹唱社团,也是徐社生和同样喜欢乐器的老师刘海棠一起创办的。

“‘全面改薄’项目专门为学校提供了8万元活动器材专项资金,2015年,又为学校添置了学生床80个、课桌椅554套,学校也走上了一条内涵式的发展之路,有了属于我们乡村学生的少年宫。”徐社生说,琵琶弹唱社团就是这时候建立起来的,让喜欢唱小调的学生有了小舞台。

张志豪就是其中一个。“以前放学后或节假日只能待在家里或结伴在田间玩耍。自从学校建起了少年宫,我和一些留守的小伙伴们下午放学就能来这里参加丰富的课外活动。”张志豪高兴地说道。

校长吕文平告诉记者:“因为有了好的设施设备,学校才能建起了电子琴弹奏、大合唱等10多个社团,同时也做到了时间、场地、内容和指导老师之间的统一,实现了学生参与的全覆盖。”

在结束采访时,记者跟随吕校长一起走进了学校的储藏室,架子上摆满了一个又一个崭新的音体美设施设备。吕文平说:“有回流的学生告诉我,这里的玩意儿在城里还没见过呢!”

也因为石鸡坝小学大力开展校园内涵建设,努力搞特色教育,从2012年秋季学期在校生403人,增长至2016年秋季学期在校生512人。

县城里的城关第一小学也同样因为“全面改薄”而发生了变化。

优美的古乐声中,小小茶艺师们装茶、润茶、冲泡、运壶、分杯,优雅娴熟。冲好一杯香茶,双手敬上,举手投足间的从容优雅,令人动容。

这不是一次茶艺比赛,而是城关第一小学一节普普通通的茶艺社团课。

“2014年以前,学校只有一栋教学楼,没有专门的功能室供学生社团活动使用,只能在班级里挪开板凳和桌子,学生的积极性一点也不高。”谈起学校的历史,副校长周金平有些无奈,有些社团活动也因为没有教室开展而被迫取消。

就在这时,一栋占地1200平方米综合教学楼在寸土寸金的学校内拔地而起,30套电钢琴等活动器材的及时配备让周金平看到了希望,学校的社团活动又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

B “我们的课堂有了‘好助手’”

2010年的夏天,刚刚大学毕业的李婷婷和马建国,决定参加特岗教师招录考试,为了能马上入职,两人选择了离家较远、招生人数较多的文县。

一个家在礼县,一个家在武威。当时,他们已是恋人。

一个弯接着一个弯,5个小时的路程两人觉得走了有好几天,最重要的是手和腿也跟着心凉了一路。从未晕车的李婷婷很快身体出现不适应的症状。她说,当时晕乎乎的觉得山就是天、天也是山、前后左右都是山。

李婷婷留在了文县第三中学,这是一所距文县县城16公里处的农村初级中学,交通还算方便,而马建国却被分在了文县东北部距离县城110公里的梨坪初级中学。

比起梨坪初级中学,李婷婷所在的文县三中条件还算好,学校有灾后重建的教学楼和综合楼。“开始意志并不坚定,但上了几次课,被山里孩子们的淳朴打动后,就决定不走了。”李婷婷说。由于条件太艰苦,这里很多人待了几天就走了,很多主课都缺教师,更别提音乐、美术这些兴趣专业课程。

最重要的是,两人都缺一个“好助手”。

“全校只有一个多媒体教室,想要使用,就得提前登记,要不然到时候还排不上队。”李婷婷感慨道。学校老师虽然有电脑,可是能连接网络的也只有三四台,虽然硬件满足了日常需要,但是软件配备跟不上来,没有网,课件制作不了,也不能下载最新的音乐视频课程。

对于教音乐的李婷婷和马建国来说,在教室拥有一套多媒体设备对教学显得至关重要。

能用快速便捷的网络和电脑成了当时文县乡村教师共同的期待。

如今,乡村教师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文县三中八年级(1)班的一堂远程音乐交流课正在精彩地上演,梨坪初级中学的学生也在观看班班通视频中有趣的化学小实验。

在这样的课上,教师的上课过程可即时生成。课后,任课教师将生成的课件传到云平台,学生和老师均可随时重温课堂内容。

从2014年到2017年,“全面改薄”工程为文县三中配备了80台计算机和11套多媒体设备。李婷婷告诉记者:“教师只需打开网络资源平台,就能看到优秀教师上课的视频,最主要的是找到了歌谱和伴奏,学生的音乐课更精彩了。”

伴随着教育信息化进程的加快,文县农村学校的办学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该县中心小学以上学校全部接入互联网,从而实现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涌。

如今,李婷婷和马建国在文县成了家,心也扎根在这里。“现在乡村学校教学资源和教学质量逐渐变好,大山也有了变化,让更多的人留在了这里。”李婷婷说。

两年前,文县还是土路泥坡,过河只能绕路。现今,这里道路宽阔平整、四周屋舍俨然,大多数村民家可通网络,“连通”山外。

C “和‘改薄’项目融为一体”

清澈的白水江川流不息,山路十八弯,青山绿水间即是文县。

文县属国列扶贫开发重点县,境内山大沟深、交通不便,义务教育学校的教学条件较差,寄宿制学校宿舍、食堂等生活设施不足,教师队伍不够稳定,一直是全县义务教育事业发展的薄弱环节。

正在这时,国家启动实施“全面改薄”工程。继灾后重建项目后,文县义务教育的发展又迎来一次难得的机遇。

文县教育人抓住了这次改变师生命运的好机会。其中就包括文县教育局副局长王康宁和项目办主任王全明。

采访的第一天,记者在文县教育局见到了刚刚下乡回来的王康宁和王全明。

“这里的预算还需要再明确一下。”

“再认真盯一下今年堡子坝初级中学教育教学设备购置的情况。”

……

屁股还没坐热,两个人就开始研究今年“全面改薄”规划实施的项目。应该是早晨下了雨,又加上周末的缘故,楼外主街道上的清冷萧瑟和办公室热闹的讨论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项目’走’到哪,两人也就跟到哪,他们已经和项目融为一体了。”文县教育局项目办干部崔守刚笑着说。从2014年开始,这也是同事评价他们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项目办小组都想着在这么好的政策下多跑一跑学校,看看每一所学校缺什么,怎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让师生受益。”一忙完手头的工作,王康宁就开始向记者介绍他最熟悉的工作。

2014年是王康宁刚刚接手“改薄”工作的一年,那年的正月初七,他踏上了去山里学校的路。“在去马家山小学的路上,一侧是随时会滑坡的陡峭山峰,一侧就是万丈深渊,我记得当时一条腿是冰凉的。”王康宁说他。

而他即将面对的“改薄”工作也和这盘山路一样开展起来困难重重。

“因为文县乡村学校底子很弱,城区学校又面临大班额、缺少设施设备的情况,所以我们必须多加把劲。”王全明说,在2014年“全面改薄”开始时,项目办对全县教育状况进行了反复摸底调研,虽然2008年汶川地震灾后重新建起了学校的教学楼,但是操场、围墙等一些附属设施设备还没有修建好,寄宿制学校宿舍、食堂等生活设施不足,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参差不齐、学科结构不合理……

如果按照“全面改薄”的20条底线测算,文县许多学校都是要亮“红灯”。

“面对‘全面改薄’项目启动之初的重重困难,县委、政府把该项目定为‘一把手’项目,积极协调,各相关部门高度统一了思想、统一了认识,抓住了农村义务教育发展的机遇。”王康宁说。

王康宁向记者介绍,县、乡、村三级成立专门领导小组,明确职责分工,层层签订“全面改薄”工作责任书,实行县长、乡镇长、村长、局长、校长“五长”负责制。

教育局将学校校址划分了四个片区,项目办的每个工作人员都走遍了所划分区域内的学校。“现在只要有人问我文县的学校,不管哪一所,硬件、软件我都了如指掌。”王康宁说。

由于县域内山大沟深,乡村学校地处偏远且分散,道路崎岖无法通车,需要工作人员走上山去,有些地方甚至因缺水和沙石运费问题而无法保证正常施工。

记者了解到,在项目实施过程中,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是每一个环节项目办小组都严格按照《陇南市项目招标暂行规定》要求,所有项目在纪检监察、财政部门监督下采用公开招标方式组织实施,对施工单位资质、施工标准都严格把关,核定各项工程控制价,在招标时不得突破。做到严格招标程序、严格建设标准、严格工程验收程序、严格控制合同价款、严格资金审计和拨付、严格项目建设资料收集存档、严格施工工期管理。

乘“改薄”东风 补教育短板

□ 文县教育局局长 侯福德

“全面改薄”项目实施以来,文县遵循保基本、兜底线、促公平的原则,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工作思路,着力改善薄弱学校办学条件,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学校教学设施、活动设施、生活设施得到了大幅提升,惠及全县164所义务教育薄弱学校。

一是完善体制机制,强化了责任传导。县长牵头召开启动会议,安排部署工作,成立了政府副县长任组长,县教育局和相关部门为成员的“全面改薄”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统筹协调相关部门,共召开联席会议9次,深入项目现场召开协调会4次,研究问题,推动工作,形成了层层传导压力,分级靠实责任,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压力传导机制。

二是狠抓项目管理,保障了规范运行。项目实施上严格执行国家法律法规和建设标准,精心设计,认真施工,严抓设备采购的质量和程序、项目建设及验收程序和档案管理。实行各阶段目标任务完成责任制,并明确了完成时限,各审批部门在相关资料完善的情况下,保证在3-5个工作日内办理完成。高质量建设完成了14174平方米的教学用房、辅助用房及生活用房,硬化了运动场26989平方米,修建了围墙9674米,护坎19732立方米,将“全面改薄”项目建成了精品工程、良心工程、示范工程;采购了图书345956册,课桌凳11280套,小学科学仪器设备购置32套,初中物理化生实验室设备35套,解决了寄宿制学校学生用床2692单张,食堂设备22套。项目完工后,及时委托中介机构对项目进行财务决算审计,之后报请县审计局出具工程竣工审计报告,同时报请财政部门按照固定资产入账程序进行登记。

三是狠抓监督检查,实现了跟踪督办。持续开展项目跟踪督查,确保工程进度,落实督查机制,严格实行“周督查、月通报”制度,坚持随机督查与定期督查相结合、阶段督查与跟踪督查相结合,促进度、查质量,及时掌握工作进展情况,研究解决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督查工程质量和建设进度。对落实不力、责任不明、进度相对滞后的单位进行通报批评,确保项目建设顺利实施。教育局公开公示项目规划建设任务、实施成效等信息,并督促学校在校内公开公示“全面改薄”项目简介、本校项目规划及实施情况;同时,组织教师、学生和家长开展了项目实施综合满意度网络测评工作。

四是统筹信息资源,丰富了教学手段。充分发挥国家项目建设的引领作用,多渠道筹措经费加快教育信息化发展,丰富教育信息化手段,提升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引导山区师生同享优质教育资源。采购计算机3305台,电子白板762套,全县计算机总数达到4586台,全县生机比达到8:1。建有计算机教室68个,全县村级小学以上学校均建有计算机教室;81所小学以上学校均接通网络,实现了小学以上学校全覆盖。建成多媒体教室785套,装备“班班通”的班级比例达83%;建成录播教室13间,建成同步课堂9间。有3所学校建设了网站,1所学校建成了校园网,1所学校建成了智慧校园,信息化教学在全县中小学校普遍开展,小学以上学校均能开设信息课,开课率为100%。全县有“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项目设备83套,弥补了教学点因师资原因开不齐课程的缺陷。

文县教育经过“全面改薄”的洗礼,正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标准化学校建设加快推进,城乡教育的鸿沟进一步缩小,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优质教育,极大地提高了社会满意度。

文县教育概况

   全县现有各级各类学校251所,其中:完全中学5所(民办1所),独立初中10所,九年制学校10所,中心小学19所,村级小学10所,教学点153所,中等职业学校1所,教师进修学校1所,幼儿园42所(其中民办19所、附属幼儿园21所)。全县教职工共有2832人,在校学生3504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