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尼县:“第一次”背后的温暖故事
发布日期:2018-10-11

“第一次”背后的温暖故事

——记卓尼县“全面改薄”工作二三事

□ 记者 马绮徽 文/图

过去卓尼县阿子滩九年制学校的校园环境着实让人心寒:校园里杂草丛生,教室是简易的土坯房,一到冬天四处漏风,“要什么没什么”的条件让教师们纷纷选择离开。而现在学校已经有了被地热膜全覆盖的宽敞教学楼,计算机、“班班通”等现代化教学设备一应俱全……

阿子滩九年制学校的变化是卓尼县自2014年实施“全面改薄”项目以来县域内众多乡村学校变化的缩影,也是该县“全面改薄”成绩最有力的证明。在卓尼县,“全面改薄”为全县师生带来了很多个“第一次”体验,而在这些“第一次”的背后是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村小有了现代化课堂

《小马过河》是个非常有趣又蕴含智慧的故事,卓尼县西尼沟小学的学生小卓玛从小就喜欢听爸爸讲这个故事,她特别喜欢故事里的小马,可是爸爸口中的故事只是“转述”,少了细节和精彩部分,总让小卓玛听得不够过瘾,始终有些遗憾。

9月21日,小卓玛一走进教室就看到语文教师米芳文正在使用电子白板,上面写着“小马过河”四个字。“老师,咱们今天要学习这个故事吗?太棒啦。”小卓玛开心不已。接下来的课堂上,生动的图片故事结合音乐,让小卓玛对这个故事有了更深的印象,“我回家要给爸爸重新讲一遍,真是太有趣啦。”

“现在学生上课都会觉得课堂特别有趣,不像过去马背上的移动‘学校’是一支粉笔加一块黑板的传统教学方式,效果很不理想。”米芳文说,尽管学校离县城近50公里,可这个只有7名学生的教学点,如今有着与县城学校一样先进的教学设备,这是他过去6年在西尼沟小学工作时想都不敢想的事。

与西尼沟小学的师生一样,“全面改薄”让草原和大山深处很多偏远的村小、教学点第一次拥有了“高大上”的教育教学设备——教师们第一次使用电子白板、学生第一次通过互联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以前上课特别呆板,我想改变却有心无力。全校英语课程只有我一个人教,而且还是‘哑巴英语’。因为没有设备,学生们理解不了便只能死记硬背。藏区学生由于母语发音等问题,掌握英语发音显得特别吃力。对这些我一筹莫展。”冰崖小学教师卢刚以前在学校英语教学中是“独一份”,可这“独一份”的教学效果也差强人意。

自从冰崖小学2016年在教室里安装了“班班通”设备,卢刚过去脑海里生动的课堂,终于从梦想走进了现实,学校的教师第一次用上了现代化教学设备。“我为学生们播放卡通片段和歌谣,学生们第一次在课堂上听到了我声音之外的音源,大家都睁大了眼睛、拍手欢呼,那堂课让我特别难忘。”卢刚说,如今的英语课堂上,学生们大胆发言,积极与教师互动,这也使得教师越教越有热情。

师生们的“第一次”,让他们成功地与“先进”二字接轨,也成功地让课堂和教育教学有了更多变好的可能性。这些“第一次”,卓尼县众多的“卢刚”们将牢牢铭记。

住在宿舍过暖冬

20世纪80年代,还在上小学的张学龙与40多名同学一起,挤在一间瓦房里上课,两个年级共用仅有的一间教室,缺少桌凳的学生们就地取材坐在木头墩上,两块石头上搭一块木板就是四五个人共用的一张课桌。这是过去的扎古录寄宿制学校……

到了90年代,由于藏区学生居住地过于分散,距离学校又非常远,当时的扎古录小学便成了全县第一所寄宿制学校。住宿条件是十几人挤在一个大通铺土炕上。秋季学期开始,藏区就进入了冬季,学生们每天都要早起跟着教师去捡牛粪来烧炕、烧水,几乎每个学生手上都会生好几个冻疮……

1999年以后,水泥黑板取代了木板、木头课桌凳取代了木墩和木板;2012年至2014年初,因为学校没有足够大的场地便只能在校园空地上搭棚生火做饭……张学龙从学生时代到毕业后分配至扎古录寄宿制学校任教,学校每一次大的改变,他都是亲历者,很多事都让他印象深刻,但说起如今学校的改变,他显得格外激动。

张学龙说,2014年“全面改薄”项目来到了扎古录寄宿制学校,土木结构危房变成了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大通铺土炕宿舍变成了带餐厅的四层宿舍楼。2016年宿舍楼建成投入使用时,学生们惊奇地发现,从宿舍到教室,每一个房间都安装了电采暖设备,而且在宿舍的高低床上还铺着同款式的被褥……“刚开学那几天,住宿的学生都特别兴奋,总在叽叽喳喳地讨论宿舍条件。我们能感受到,学生们是真的开心。”校长办么旺杰说,学生们第一次住进了宽敞的宿舍楼,第一次享受电暖气带来的温暖,第一次享受到不用挤在一起睡的住宿环境……

六年级的学生且增才让就是享受到了这些“第一次”的学生之一,与过去平房里8人挤一间的住宿条件相比,他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国家好政策带来的福利,享受到了“暖冬”。“我家距离学校有15公里,以前住校睡不好,特别是冬天很冷,我们三个人便挤在一起睡,第二天还要很早起来生火取暖。现在好了,我觉得宿舍跟电视上演得一样漂亮,我特别开心。”且增才让说。

让学生享受“暖冬”,是卓尼县在配合“全面改薄”项目实施过程中,为改善寄宿制学校办学条件规划实施的温暖工程,力争要让这个高寒地区的每一所学校,都能享受到电采暖设备带来的温暖。纳浪九年制学校、小板子学校、温旗小学、羊化学校……只要师生需要,温暖工程就会尽快覆盖校园,给师生最贴心的呵护。

“卓尼县属于高寒地区,不仅冬季时间长,而且温度低,过去没有资金,没有项目,师生们到了冬天都很担忧,所以现在借助好政策,我们要第一时间给学生们最暖心的学习环境。”卓尼县教育局局长宁学忠说,温暖工程不仅保证了师生在校的身体健康,更重要的是,温暖了所有人的心。

铁三角体验“连轴转”

9月19日晚上8点半,在卓尼县教育局项目办里,主任李永隆带着他的好搭档全青云、全顺成还埋头于一堆规划文本中,他们划片分工,时不时地核对电脑系统与规划文本里的数据,办公室里只能听到“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和“哗啦哗啦”翻阅文本的声音。为了能早一点让各学校的工作人员拿到最后确定的数据完成学校向项目办的上报工作,他们三人从这学期开学,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的状态。

晚上9点20分,当李永隆在电脑系统上填报完最后一个学校的数据,全顺成、全青云审核完最后一个学校的规划文本,当天与学校对接的工作终于完成了。暂时松了一口气的三人,仅仅站起来喝了口水,活动了两下胳膊,又继续开始项目办与上级单位和设计院的工作对接规划,此时,没有人知道距离这一天工作结束还要多久……

像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项目办的工作人员白天跑项目工地监督工程质量、去设计院与专家沟通设计项目图纸、跟进每一个项目进度、去各相关单位办理手续……晚上回办公室加班写材料、上报数据、填报管理系统,牺牲“双休日”“节假日”的工作模式已成常态。自从2014年“全面改薄”项目在卓尼县落地以来,项目办这三个人的工作就真正意义上变成了“白加黑、5+2”,由于工作压力大、 岗位需求等原因,项目办这些年来来回回换了不少人,但唯独这三人从始至终都在这个最苦最累的岗位上坚持着。三人也因此成为见证卓尼县“全面改薄”工作的前沿视角。

用李永隆的话说,三个人陪伴卓尼县大大小小项目学校经历变革,学校变样了,铁三角也成了名副其实的“金鸡白发”奖获得者——因为从2014年起,这个铁三角阵容每天都起得比鸡早,披星戴月地工作,加班加点地忙碌,也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工作中的“连轴转”。

“以前我觉得加班很正常,就算一周有三四天需要加班也可以理解。可自从‘全面改薄’开始,我们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加班。”李永隆说,每天下班时分,忙碌了一天的职工一个个离开办公室,天色渐渐变暗,但卓尼县教育局项目办里却始终灯火通明。由于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工作人员从早忙到晚,“连喝水都要抢时间”。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次次深入学校的三人一点点见证着各所学校的蜕变。当破旧的土教室变成漂亮的教学楼,当两三人挤一条板凳的窘迫局面被可升降单人课桌凳代替,当学生们无拘无束地在平整的水泥操场上玩耍,“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傍晚迎着夕阳走出学校,夕阳为学校镀上的颜色特别美,我觉得那是希望的颜色。”李永隆说。

记者从卓尼县教育局项目办了解到,自2014年“全面改薄”项目实施以来,全县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占地总面积增至333191.58平方米,体育运动场面积增至91654.61平方米,校舍总建筑面积增至146676.5平方米;新增学生用床2848套,课桌椅20825套,图书57898册,采暖设施1485台,食堂设备23套,计算机1535台,多媒体设备319套。

卓尼县遵循“保基本,补短板,兜底线”和“节俭、安全、实用、够用”的原则,按照国家和甘肃省“全面改薄”20条底线标准要求,从困难地方做起,从薄弱环节入手,采用倒排工期的方式,牢牢卡住每一个时间节点,尽一切努力确保每一个项目的圆满完成。

正是有了这样的行动力、这些逐年变化的数字,才让校园里有了越来越多的欢笑声,才让卓尼县教育事业有了探索发展的底气。“2018年是‘全面改薄’的收官之年,我们会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来实施每一个项目,力争让更多师生早日享受到这项好政策,打一场漂亮的收官战。”宁学忠说。

“改”出来的核心景观

□ 记者 马绮徽

在一片杂草滩中,有一条不到3米宽的小路通往前方,两间砖木结构的平房“站”在杂草滩远处,房顶多有破损。在这样萧条的环境里,两间平房里每天都传出书声琅琅,这就是卓尼县扎古录镇当时最大的学校——卓尼县扎古录九年制学校。

过去的卓尼县扎古录九年制学校,两间平房就是全部教室,一间作为初中部,一间作为小学部,全校学生分年级挤在这两间房里上课。全校教师挤在两间大平房边的一间小房间里办公,所有的事务都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处理,“如果教师安排工作或者讨论教学,那房间里简直比菜市场还热闹。”校长尕东才让说,曾经学校的教学环境,让作为校长的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扎古录九年制学校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九年制学校后,一直都成不了寄宿制学校,“因为学校条件太差了,根本没地方住,有几年学生多,教室不够用,我们只能加盖板房应急。”

尕东才让所说的条件差,并不仅仅包括教室破旧、桌凳不够、校园环境萧条这些问题,那时,学校外有一条小河,经常会有河水渗进教室里,特别是冬天,本就非常寒冷的教室,因河水渗进教室地面结成冰,学校必须在地面铺一层木板后才能走路。

“到后来变成寄宿制学校是因为学生人数增多,实际需求导致不得不变成寄宿制学校。但附近的学生不能住,家远的学生十几个人挤一间有大通铺的宿舍,而且还没有采暖设施……”说起过去的办学条件,尕东才让说一句心往下沉一分,师生那时候的状态都很沉重,为了学习而学习,丝毫没有感受到校园生活的快乐。“但是你看看现在,所有人都说我们学校是附近最漂亮的风景。”说起现在的学校时,尕东才让脸上突然有了笑容。

2014年,“全面改薄”项目的落地为扎古录九年制学校带来了新生,共计投入1414.76万元资金用于改扩建项目。过去的一切都被推土机抹掉了痕迹,当现代化的机器设备进校园,伴随着机器一天天的轰鸣声,校园一点点修建起来,师生的心也一点点暖了起来。

每周四下午,八年级的录目卓玛都会在课后来到学校综合楼的功能室参加传统手工社团活动。心灵手巧的她跟着老师学习,不仅了解了更多本民族的文化、习俗,而且还一针一线缝制出很多漂亮的民族服装。“以前在学校除了读书还是读书,课外活动少,就是几个同学一起打打闹闹,很没意思。我喜欢现在的校园生活。”录目卓玛说,在学校读书7年多,看着学校一点点发生变化,现在吃得好、玩得好、学得好,她特别开心。

录目卓玛的话代表了学校许多学生的心声,他们从过去除了读书还是读书的日子里一路走来,如今成了校园里最快乐的一群学生。“过去我们上课只有粉笔、黑板,老师们没用过电子白板,学生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远程教育;过去学生没有校园活动,一个社团都没有所以只能读书。”尕东才让说,自从“全面改薄”为学校配备了先进的教学设备,为师生配齐了各类活动器材,为师生修建了独立的功能教室,14个成型的学生特色活动社团外加藏、汉、英三种语言播音的特色校园广播站等一一建立运行,才让校园真正从萧条变得生动。

“全面改薄”为扎古录九年制学校新增了教学及辅助用房15630平方米,校园绿化硬化7652平方米,还让学校有了7294平方米的体育场,就连宿舍也安装了233套采暖设备,更是配备齐全了音、体、美等器材。在这样的硬件支撑下,扎古录九年制学校焕然一新。过去人们都说卓尼最美的风景有两沟:大峪沟和车巴沟。而地处车巴沟口的扎古录九年制学校,如今成为了风景线上的核心景观。

“孩子们现在读书条件太好了,以前我看着学校的条件,都不想让孩子去读书了,周围的邻居也是带着孩子去县城租房子读书。现在,我们都留在家门口了,因为家门口的学校条件比县城还要好。”扎西大爷住在学校附近,家里几代人都是扎古录九年制学校毕业的学生,说起现在的教育条件,大爷一个劲地说好。

“学生回流,是因为学校办学的吸引力变强了,没有好的硬件设施和好的教育教学氛围,谁也不会留在这里。所以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良好的硬件,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进一步提升师资水平,争取让学校办得越来越有特色、越来越有质量。”尕东才让说,“全面改薄”不仅让百姓看到了当地教育发展的希望,更让全校教职工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如今的工作、生活环境,大家变得越来越积极,教学工作越来越认真,老师们都说:“我们不能辜负这么好的条件,也不能辜负家长的期望。”

卓尼县教育概况

   卓尼县现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82所,其中初级中学1所,完全中学1所,完全小学26所,九年一贯制学校5所,教学点49个。现有教职工1996人,专任教师1755人。在校学生12850人,寄宿生11990人。